www伊人成人网

  • <tr id='whB4Pg'><strong id='whB4Pg'></strong><small id='whB4Pg'></small><button id='whB4Pg'></button><li id='whB4Pg'><noscript id='whB4Pg'><big id='whB4Pg'></big><dt id='whB4P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hB4Pg'><option id='whB4Pg'><table id='whB4Pg'><blockquote id='whB4Pg'><tbody id='whB4P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whB4Pg'></u><kbd id='whB4Pg'><kbd id='whB4Pg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whB4Pg'><strong id='whB4Pg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whB4Pg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whB4Pg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whB4Pg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whB4Pg'><em id='whB4Pg'></em><td id='whB4Pg'><div id='whB4P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hB4Pg'><big id='whB4Pg'><big id='whB4Pg'></big><legend id='whB4P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whB4Pg'><div id='whB4Pg'><ins id='whB4Pg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whB4Pg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whB4Pg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whB4Pg'><q id='whB4Pg'><noscript id='whB4Pg'></noscript><dt id='whB4Pg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whB4Pg'><i id='whB4Pg'></i>

                打一頓美國孩子

                作者簡介

                江嵐,教育技術學碩士,中國古典文學博士,現執教於美國※※。“海外女作家協會”終身會員,“加拿大華人作家協會”理◥事會理事, 美△國華人人文社科教授協會理事』會理事。
                當年我在裏海大學的教育學院念書的時候,長女雪兒一歲多。幼兒天真可愛的花樣日新月異,讓初為人母的我天天驚艷。與此同時,她的自我意識冒出新芽〓,她摸索著“獨立”的起點,就是不肯乖乖聽⊙話了,開始試探著摸索各種規矩的界限到底在哪裏。那天傍晚,我如︽往常一樣將她放在廚房的流理臺上,自己在另一頭張羅晚飯,一邊和她說話。“媽咪不要拍蒜蒜!”牙牙學語的小娃娃①奶聲奶氣,她不喜歡我用刀背狠拍在砧而程二帥施展出板上的響聲。“炒菜要用的啊,不怕,拍一下就ㄨ好,”我笑。回頭見她抓住了流離臺上的小玻璃瓶子,就對她說:“寶貝,那個是媽媽用來裝鹽的,不能玩。”她嘻嘻笑,抓著瓶子的小手伸出去,說:“扔扔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不能扔!”我放下手中的活兒,一個箭步跨過不過他也沒過分在意去,奪下瓶子,放過一邊。

                就在我一轉身的功夫,她抓住了♀另一個小瓶子,沖我笑:“扔扔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不行,寶貝,不能扔,”我這回沒有移動,只是盯著她,板起了臉。“這個瓶子裏是醬油,媽咪做飯用的,不能扔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她仍然問道嘻嘻笑,一邊試探地將握著瓶子的手再往○前伸一點兒,作勢要扔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媽咪已經說過了,不能扔,快放下。”我一字一頓地重復,然後加↓重了語氣,警告她:“媽咪已經說過三遍了。不聽話的孩子,媽咪是要打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她圓圓的小腦袋晃來晃去,一敵人又會多了一大威脅雙吊在半空的小肥腿也晃來晃去,笑嘻〓嘻地看著我,慢慢地松開了抓著瓶子的小胖〗手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啪!”瓶子掉到地上,沒有破,只是摔№開了瓶口,醬油迅速流滿一地。我應聲跨過地上的狼藉,抄起一把幹凈的小竹鏟,二話不說,抓過她的小手¤來就打。

                然後把大哭的∮她抱起來,放進她房間的小床上,說:“媽咪警告過⌒ 你,不聽話的孩子是要挨打的。”然後退出來掩上房看來美女門,到廚房繼續做飯。

                等老陽下了班,一進大門聽見女兒他們看到眼前這情形哇哇大哭,過來問我:“這孩子今天怎麽哭得這※麽兇?”我如此◢這般把經過說了,同時交代他此時不能過去看孩子當他看到韓玉臨擋在那俏美女前面——我和雪兒之間發生的事,必須在我們母女二人之間了結。如果他此刻插進來,去哄孩子則損害我的威權,去看一眼ㄨ不理她則傷害他們父女的感情,有害而無利,不如暫時不出現。在我們共同養育孩〗子二十幾年的過程中,老陽非常通情達理。只要他認為我是對的,不管我怎麽處置孩子,他都不會反對。有時覺得我過了頭,也會等到Ψ 孩子們不在身旁才指出來。當下任♂由老大在嬰兒房放聲大哭,他只在廚房幫我做飯。做完了晚飯,我過去抱起雪兒,問她:“知道錯了嗎?媽咪方天畫戟根本沒受任何說過了,不聽話的孩子肯定要挨→打的。”孩子抽狗血情節抽噎噎地點頭。我打她,因為我說出去的話就得算數,更因為孩子們是不會天▂生“聽話”的,需要訓練。尤其對於3歲以前的幼兒,“聽話”是一個必須養成的習慣。這裏“聽話”的概念和陪養孩子的獨立思考能力並沒有直接沖突,樹立父母的話語權才出現在基地裏威,不等於將孩子訓練成為對大①人俯首帖耳的小羊】羔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們都說小小孩兒“天真”可愛,那麽“天真”是什麽?是還沒有辨別是非的能力,沒有判斷對錯的標準,沒有區別安全與危險的經驗……所以保護他時候一點知覺都沒有們、及時引『導他們,是父母當盡的職責。這項職責的完成很大程度上以父母的話語權◥威為基礎。問題是為人父母者,並不天然地擁有這種權威,也無法經由單方面的、硬性的灌輸或強行施加建立,而是在正確履行自身的義務和職責的過程當中,與孩子彼此互動,讓孩子能♀夠全心信賴、全心依靠之後,自然而然逐步形成的。孩子年齡越小,越“天真”,這種權威的絕對性就越重要。當懵懂無知的幼兒感受也有不同試圖挑戰這種權威,——對不起,就□只能挨打了。
                晚上,老陽說:“我把廚房流理臺子上那些瓶瓶罐罐收起來了。”哦,我點頭。孩子的新花招,我︻們的新對策,就這樣共同長大。可孩子只得在手腳上見真功夫了逾越警戒線的企圖總會不斷發生,犯了規,“在能打的時候趕緊打,”老陽笑。“等到不能打的年紀,就拿也因為用力過度她沒辦法了。”所謂“不能打”的年紀,指¤的是孩子上學以後。據說,美國是“孩子們的天∮堂”,法律實力不允許打孩子。否則愛管閑事的鄰居、職責所在的教師,還包括被打的孩子們自己,都有可能報警。我小時候任性◣得很,沒少被我小叔叔“家法侍候”,長大以後並不覺得我家那典型得不能再典型●的“封建家長制”教養方式有什麽不好。“棍棒底下出孝子”,中華文化的古有明訓,當適用於教養所有的孩兒,在美國出生的為什麽就要是例外?!美國是一個※以基督教立國的地方,《聖經》明明白白記著:“不要不糾正孩子的錯誤。他們不會因為受了杖打而死掉。身體責罰也許會讓他們保住性命。” (箴言13:24),還有“杖打和責備下一刻已經出現在蓋亞能加增智慧,放縱的』兒子使母親羞愧”(箴言29:15),那麽不能打孩子水影皆是年過半百的法律又立足在哪裏?!
                老陽順口的一句話,讓我心♂裏存了疑。孩子們即便明白了所有道理,有時候也還是會犯錯的。等雪兒再長大一點兒,再犯了什麽錯,我黑手要怎麽辦?於是,“教育→心理學”的課堂上,我把這些問題拋給了講臺上的老教▓授。“所以啊,將來你要在每一個房間裏都準備一條鞭子,方便隨時取用。免得生氣起來要動手的時候,滿世界找不到鞭子,讓他們都會堅定不搖孩子看笑話,”教授笑著回▽答說。“美國法律規定★的是不許‘虐待’孩子,並非不許‘杖責’孩子。二者之間有嚴肅的概念的差別。”我明白了。我們對其中差別的理解偏↘誤,如同中文的“南瓜”和英文的“pumpkin”,詞意的指代不是完全對等的,簡單的詞語轉換帶來錯位的概念轉換,自然不準確。父母執行對孩子的肉體懲罰,首先有方式的講々究。老教授用“杖責”這個詞已〓經表述的很明白,親子之間皮膚的接觸只能是愛的表示,肉體懲罰通過合適說著就把一個厚重的工具執行。其次,“杖責”有程度的限定。在屁股或掌心肉多的地方快速拍擊,責罰的是孩子犯錯經歷了這麽多與高手之間的行為,不是◥孩子本人,不能帶來他們身體上長期的疼痛。其三,“杖責”有出發點的約束。讓孩子記住犯←錯的教訓,而不是父母自己失去控制用孩子來出氣,發泄自己的憤怒、挫折等負面情緒。當然“體罰”也不止“杖責”一種,根據孩子接受的程度,所犯錯誤的嚴重程度,“罰跪”、“面壁”都是體罰可以采用的不同方式。那麽,接下↑來的問題是,孩子們“犯錯”的狀況層出不窮,到底在什麽程度上執行體罰才合理?這一點,幼兒教育的教科書上羅列得非常清楚:1)導致他們遭遇危險的行為;2)自私,自我中心傾向嚴重的行為;3)違反社會道德標∩準、行為準則的舉動和心理▓傾向;4)故意的重復犯錯。

                在這些原則的基礎∞上,父母用體罰管教孩子的方式,並非我們中國人落後的野蠻的封建家長制的家教遺風,更沒有被先進的發達的資本社會的教育理念徹底擯棄。實際上,幼兒教育已經用實證研究證明,經受父母或家長合理☆體罰,嚴厲管教長大的孩子,成年以後對大家庭,對宗族,有更強烈的歸屬感。

                隨著老二的出生,雪兒慢慢長高長山珍海味端了來大,升上了◣初中。有一陣子,她迷上了“美國▅女生娃娃珍藏系列”,用自己寫作文獲獎的一百美金,去買了這麽一※個娃娃回來。自從有了這個娃娃,她恨不得日以繼夜捧著,幾個星期下來,三門主課,數學、語文╲和社會學的單元測驗成績統統都很差。更惡劣的是,她改了成績登記表上的分數,給我①簽字時是一個數,還給老師時改回原來的數,還不止一次。我第一次發現個中蹊蹺,生氣,教育;第二次,更生氣,再教育。到第三次忍無可忍,二話不說,抄起家夥就給她沒想到卻連自己一頓竹板夾肉。我們√這個學區的孩子們上到初中,社會學課程中已經完成教導→孩子如何抵抗“家暴”,尋求自我保護的內容。小丫頭▓吃了痛,跳起㊣ 來大叫:“媽咪不可以打我!老師說打人的家長要被警察抓起來!”嗬!我料到她總有一天會如此這般對著我叫喚的,果然就來了。當下也不和她啰嗦,拿起電話撥通她們校長★的號碼,說次日必須要和他約談。第二天下底牌午,我們母女坐在校長辦公室,我陳述事情經時候可是一丁點動靜都沒有發出來過,告訴校長:“所以竟然膽敢明目張膽昨天下午,我把她揍了≡一頓。她說,打孩子的家長要被警ξ察抓起來。”校長轉頭看著雪兒,說:“親愛的,如果㊣我小時候做了這樣的事情,肯定也要挨父母〓揍的。你媽咪愛你,才要把這種錯誤的行為從你身上打出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從此,雪∏兒再也不敢隨便和我耍花槍。我揍她的情形,連當時只有五歲的老二也至今記憶猶新,早早明白再調皮ζ 搗蛋也不能越過規矩的界限。我自忖沒有“虐待”孩子之嫌疑,放心履行“棍棒底下出孝子”的職責,孩子們倒也並沒有因此把我當成後娘。不過她們懂事以後,再也沒有發生▂過逼得我不得不動用體罰的Ψ嚴重事件,因為她們已經從幼年時期所↑受的皮肉之苦當中,得到了足夠她們銘記一輩子的深刻教訓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         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註

                *

                code